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晚报文萃·开心版 > 文章 当前位置: 晚报文萃·开心版 > 文章

百姓壶

时间:2021-01-1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徐风

不能想象,乡下的老茶馆若是消失了,那人们还怎么活下去。

是的,中国的乡村大抵没有教堂。庙宇,是用来供奉神灵的,不宜随便去。只有茶馆,才是人们宽慰心灵和洗涤精神的地方。乡坯,这是玩壶一族对乡下人做壶的统称。孬壶者,乡坯也。所谓乡坯,即是工艺粗糙,样式僵板,泥料不够纯正等等。有钱人不屑用手摸它,文人雅士更不屑用正眼瞧它。于是,大量的它们就只能进入百姓的寒舍,乡村的茶坊。

那茶,粗的;那壶,不但粗,还拙呢。窑场上的废壶,瘪的无妨,残的无妨,只要不漏水,拣了来,用久了,一样放出光来,称包浆。几十年,几百年,那包浆如镜子一般,照见人的前世今生。

村人说,城里小姐生伢,乡下婆娘也生伢。管它什么乡坯不乡坯的,那壶里全是百姓的乐子呢,没有茶叶也成,大麦炒一炒,比茶叶还香呢。一壶一壶喝下去,一样舒心润肺。有时候,人就是活一壶茶。人的精气神全在壶里。那壶跟着入的姓名,寿根、春生、坤大、来福、根宝。人叫什么,壶就叫什么。人走了,壶也跟着走,入那黄土,几百年后坟被扒了,壶又重见了天日。壶默默无言,壶不可能说咱几百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江南乡镇的小巷深处,一年四季都飘着茶香;鼎沸闹市、寻常巷陌的老茶馆更是星罗棋布。无论时代兴衰、王朝变更,壶中沸水依然滚,茶里言语扑面香。门楣寒碜的老茶馆里,那一排排黑苍的紫砂老壶已经记不清侍候了几代茶客,温暖了多少从风雪驿道而来的寒士,抚慰了多少潦倒失意的心灵,承载了多少普通人的欢愉和惆怅;垒起七星灶,砂壶煮三江;一个砂壶四个杯,风清月朗美紫砂。它支撑着一个乾坤,汇聚着绵绵浩气;记叙着昨夜长风,寄托着人生的念想。

(刘宜学摘自《新华日报》2012年4月13日)

上一篇:煮春风

下一篇:我家过去年代的一只猫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