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贡嘎山 > 文章 当前位置: 贡嘎山 > 文章

时间:2021-01-1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嘉央卓玛

前几天去一个亲戚家,院角拴着一只小小的花猫。

应该是才断奶没多久,而母亲不在身边。它蜷缩在牛奶盒里,小小的身子瑟瑟发抖。同行的小孩见了这个活玩具,兴奋地冲过去戏弄它。见有人来,小猫抬起脑袋尽力地弓起脊背,露出还不是很尖利的爪子和小獠牙,喉咙里发出低沉但没法凶狠的声音,像是在示威,但我又能感到它的害怕,也许在它看来,人是很残忍可怕的生物吧。

我也有过猫的。

小学时,学校门口总有一个老头,在一辆旧三轮车里拉了许多的小动物来学校门口叫卖。他的车上有六只猫,从周一到周四,就只剩了一只。剩的那只尤为孤单,蜷在角落里无助地喵喵叫,大大的琥珀色的眼睛里流露着祈求和哀伤,我可能也是鬼迷心窍了,做了一生中可能最错误的决定——掏空了身上的零用钱买下了它。

老头将它递给我,我摸到了它的黑色皮毛,像上好的天鹅绒,虽没有那么华贵美丽,但是温暖柔软。

这是一条那么弱小的生命,它的身子刚好充满我合起来的掌心,它温顺地在我怀里,似乎充满信赖。

将它带回家,本以为善良的外婆会温柔地接纳它,却在未进门时就被撵了出来。外婆好像气得不轻,声音颤抖,语气也是从未有过的凶狠。

“你一定是疯了,带只猫回来,你自己都养不活自己,还养猫?养得活吗?”

她说着一把拎起小猫后颈,吓得它喵喵直叫,不停挣扎,外婆面无表情地将它扔进了旁边的破纸箱。

“一会儿我就去把它扔了,伺候老的小的够我累了,还弄个小猫,真不叫人省心……”

一向惧怕她的我不敢还嘴,看着那条哀嚎的小生命,除了难过也别无他法。只得悻悻地回到了房间。不一会儿就听到外婆出了门,猫猫的叫声越来越远,我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整个下午我没出房间,也不想吃饭,耳边全是小猫哀绝的叫声。我不怪外婆,我知道她身体不好,也知道她照顾我和外公,很辛苦,小猫也许真的是她的负担,但我还是忍不住的难过。

第二天放学走在小区,我看到它了,原来外婆还是没忍心将它丢得太远,它可怜兮兮地藏在绿化带里一块破砖旁,面前一只残缺的盘子,里面有些吃食。它的身子蜷成小小的一团,看到我,哀哀地叫,我试着摸摸它毛茸茸的脑袋,它没有躲开。我以为它会跑,或会用尖利的爪子挠我,可是没有,它只是眯着眼睛看我,然后用脑袋轻轻蹭了蹭我的手臂。

然后每天放学,我都会在小区里找寻它的身影,有时候在,有时候不在,它的破盘子里,有时是我早上吃剩的面包,有时候是头天晚上加餐啃过的鸡骨头,原来外婆还是没有不管它的。小猫看到我,会飞快跑过来,用它小小的脑袋摩挲我的裤脚,温柔婉转地叫。

小区后面有个面馆,老板是个和蔼而善良的胖子,他家的老猫前两天病死了,店里有老鼠,他需要一只新猫,听说我放养的小猫,他提出可不可以交给他养。

那天我看见他和外婆,两人搬开砖块,想抓住小猫,小猫惊慌地四处躲藏,最后想寻到救星一样,钻进了我的怀里。

我把它交给面店老板,它忽然就不叫了,顺从地让面店老板带走自己。

这时我才感到愧疚,我那样随便地买下它,又那么随便地抛弃了它。

以后我常常会有意无意地在面店门口停留一会儿。我看到小猫趴在门口的椅子上晒太阳,黑色的皮毛在阳光下泛出油亮的光泽。我看到它伏在老板孩子的怀里,任由他胖胖的小手抚摸着它小小的耳朵。我看到它在火炉边睡觉,身子仍然蜷成小小的一团……胖老板感激地说:“你外婆送的这只小猫,当真太乖了,不乱叫,会抓老鼠,还不挠人,我从没见过这么乖的猫呢。”

我表面笑着,心里居然有点嫉妒,嫉妒别人拥有它。

我也想试着去摸摸它,它不反抗,却没有再亲昵地蹭我的手臂或裤脚,我终于成了它的陌生人。

听说被抛弃过一次的猫会变得特别乖巧,因为它们怕再一次被抛弃……

我偶尔会给它带一些吃的,酸奶,火腿肠什么的,它会吃,但吃得很小心,眼神里充满戒备。吃完后它会规矩地趴回炉边,不再看我一眼。

我的愧疚感并未淡去,还是天天去看它。

一天,它吃完我带去的食物,终于抬头蹭了蹭我的手臂,它的脑袋还是毛茸茸的,像上好的天鹅绒。

我很开心,我想它终于肯再接受我了,我要给它买很多很多美味的猫粮,很多有趣的玩具,弥补我对它的殘酷和无能为力。

但是我的那些“我要”没来得及实现,几天后,一辆飞驰而过的小轿车轧过了它横穿马路的小小身子。

胖老板面店门口的火炉边,只剩下一张空空的垫子。

自此,我不在面馆门口逗留。

自此,我再没养过活物。

上一篇:四月,情歌故里樱花天

下一篇:春天带不走的冬(外一篇)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