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贡嘎山 > 文章 当前位置: 贡嘎山 > 文章

圣地德格

时间:2021-01-1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沙达初

在亚东的歌声中我臆想着德格超尘拔俗的模样,那片远山之外的圣洁宝地,以它独具特色的人文风情和厚重的文化底蕴撩动着整片川西高原蓬勃有力的心房。我喜欢一切与历史有关的东西,这种对时间价值的信仰似乎与生俱来。德格在时间酿造下是愈久弥香的,岁月在它肌肤的纹理间肆意游走,巧妙地淡去了它浓妆艳抹,矫揉造作的姿态,这里的一尘一土都汲取了饱满的文化精髓,在每一个阳光普照的晨曦中,在光与影的交横绸缪下呈现着一个真切朴实的德格模样。

或许是长途跋涉所带来的眩晕感,致使我安于在飞驰的汽车中,闭目构造着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直到听见同行人的赞叹,我的眼眸才在雕刻精美的岩画中得以苏醒,于是我在山水不停变换姿态的空间中努力寻找自己的存在,然而还是在马尼干戈苍茫的原野间迷失。这是我所不为熟知的地域,我无法感知这片花海的开合,或许成群的牛羊会给我想要的答案,因为在我看来他们是最能精确把握草原气息的生灵。

当飞速旋转的车轱辘,激起一路慵懒的尘埃时,伴着汽车音响节奏分明的乐曲,随着山路的高低起伏,我们便跟着云彩的变幻翻越了那座意为巨鸟羽翼的“措拉”神山(即“雀儿山”),真切的驻足在这片三千多海拔的善地德格,于是长途跋涉带给大脑的混沌霎时变得豁然开朗起来。街巷深处传来的藏香疯狂地刺激着我的嗅觉,那抹沉稳而又神秘的建筑彩绘通过瞳孔反射迅速占领着我的视觉领地。于是,灵魂就在这样一片神圣的境地忘我的游弋。

德格是崇尚善文化的地域。而这种善文化并非仅仅只是停留在少部分人的思想层面,而不具普遍性和实践性。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用他们的行动论证着他们的善良本性。或许你不会惊异于突然闯入你脚下的蝼蚁,但是在这里,在映衬着印经院的余晖中,你可以看见身姿百态的淳朴藏民,屈身捡拾蝼蚁的有趣场景,起初你会对他们的行为感到不解或者困惑,但是,当你明白他们的行为是为了保护这些怕被信徒无意踩踏的弱小生命时,你便会被他们的善良所触动。因此在德格,你会真切地感知生命的平等,他们用自己的善良本性包容和尊重着每一个生命的存在,无论它们卑微与否。

在藏区,人们对绛红色的偏爱是有目共睹的,然而德格把这一忠于色彩信仰的特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先辈们巧妙地借用了大自然的慷慨馈赠构筑了这片以绛红色为建筑彩绘主色调的土木结构特色民居,它的建造并没有以试图改变居住环境而破坏生态为代价,而是遵循着大自然的规律,扎根在原始的地理脉络之上。很显然这种沿着河道一路攀升的特色民居并没有影响人们的视觉审美,当生态自然与人文风情和谐巧妙的浑然一体时,这座高原圣城又以这种独具特色的搭配,展现着由色彩构筑的梦寐圣境,美好而又令人神往。

踏着高原日照投影下的一路斑驳,游走在绛红色迷城的街巷,寻着呢喃的诵经声,我们便来到坐落在县城中心的德格印经院。这座始建于1729年的恢弘建筑,以富集整个藏区70%的文化宝典,而被誉为“雪山下的文化宝库”。这是一座既没有藏地区域文化界线,更不存在时代文明隔阂的神圣殿堂。它背负着一个民族的智慧结晶,从遥远的年代一路走來,古老的殿门尘封着286年的历史积淀,他用远古的记忆分隔今昔,又完美地将其糅和成探寻藏文化的重要地理坐标。

步入印经院内部迂回曲折的廊道之中,我仿佛是带着前世的信仰而来。在弥漫着熟悉墨香味的空间,感受着肢体与两百多年烟尘的摩擦,我内心的静逸犹如停留在莲蓬之上的蜻蜓。在印经院流动的气流中,或许你能感知雕版与藏纸之间的微妙。它们只是单独的个体,但在人类文明的需求中相互依存,特别是在这座宫墙内,他们在世代雕版工人的镌刻中得到永生,随后又被嵌入藏纸跳跃在人们的视线之中,最后在人类的精神层面得到升华。而我作为一个突然造访印经院的来者,面对这书盈四壁的殿堂,无疑是尴尬的,因为我无法言说这30多万块经板所陈述的内容。就如同一个初入学堂的孩童一般对这里的一切充满着未知,尽管用力思索也找不出任何贴切的词汇去书写它的风范,于是只有收起描绘它的意向,将思维回归现实。当视线再一次落回暗黑的空间时,那些陈列在木架上的雕版似乎再也不能满足我起初的好奇心了,此时镌刻在雕版之上的文字仿佛对我更具诱惑力。这一行行神韵超逸的字体,错落有致地排列在雕版之中,比起沉寂的雕版,这些被历史赋予了生命的字体似乎更急于面向世人展开一段富有激情的演说。它们仿佛是驾着历史白驹的文化使者,穿越了浩瀚百年的时空而来,将承载着藏族先民的智慧结晶降临在凡尘之中,福泽洗涤着每个前来朝拜的心灵。

这便是德格,一个由山川河流勾勒出来的真实圣地,飞舞的隆达将白云编织成圣洁如莲的衣裳披散在这座高原圣城。它包容着尘世的纷繁百态,待到五彩的经幡伫立天地,黎明的梵音彻响山谷,便飞升在每一个铺满星辰的草原,淌动在每一条河流与山脉的交汇处。而我仅仅只是一个匆忙的过客,我无法触及它的脉搏,去感知它的精髓,无法贴近它的心跳去书写它的豪情、颂扬它的英雄情怀。因为这里的每寸尘土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这是我无法一一言说的遗憾。当空洞的躯体停留在往来穿梭的人流中,徜徉在口齿之间跳跃的经文间,灵魂便在每一次叩拜声中得以醒悟。于是我明白这是每一个虔诚轮回的美好境遇,它将虚拟与真实的空间构筑成了一个漂泊信仰的精神家园。它不会惊异于不同陌生面孔的突然造访,只会默默地赐予他们一汪甘泉和一片云彩,让尘世的大善、大智通向每一个和谐美好的圣境。

上一篇:最是那碗土酒香

下一篇:扎嘎散记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