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敦煌诗刊 > 文章 当前位置: 敦煌诗刊 > 文章

太阳雨等

时间:2021-01-1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树会走路

所以树哪里都有,移动着绿影

这一棵树从大森林里走出

站在山坡处

瞻望远方阵阵风吹过

树的叶子由绿变黄

声声告别纷纷落下

我坐在这树下思索着

接受落叶的敲打

我被打成一片树叶随风在空旷中

飘摇

偶雨飘落树的枝头

我不自觉地笑了笑醒了世界

因为笑是绿色所以这树

也被笑绿了泛起生命的绿涛

树会走路

这绿便向远处森林走去

鼻梁

挂起两个圈

空空

一切

将它塞满

一棵小树

倒置

遮挡了视线

叶的变异

一片片树叶

落落

落成一顶顶帽子

笑出皱纹

月好惊异

又一阵风把我

推出梦

帽子去了

头发却长成了森林

雨中孤行

雨丝牵着晨云

缝锁上与下

我在天地间

上下难重合

不必哭泣

天是雨

地是水

溶化不了我

这块流血的岩石

浮不起来

沉不下去

天也在网内

空空的天无际

云带着鸟影往来

飘飘的风无形

送来芦苇荡的欢声

远处张起一具大网挂在天上

长在地上白天鹅养伤的家园

一池水装进一个天

一池水盖住一片地

张开的大网定格空中造出了小天

白天鹅的翅膀不时遮补网孔修补天外之天

这天也有白云

这风也送来信息

泪融进池水

鸣随风而去

天在网外

天也在网内

太阳雨

太阳在天上自我燃烧

放射无空无法丈量的光芒

黑云在空中自我消失

挥洒稀疏折射逃离的水柱

阳光照我身上雨点也落我身上

这有雨的云横空长卧

可那云天倒不是我的天

云降的雨又是我接迎

太阳却把光芒的衣衫给我披上

就是这样的时间和空间

难以选择也难以逃避

天是个忧愁的空间

天也是个喜悦的时间

偏偏又都同时装进心里

构筑了时张时缩的心灵宇宙

看不出甚么征兆

也不知道到底是甚么意象

我一身潮湿那是雨水

我一身灿烂那是阳光

[主持人语]

诗人牟心海是毕业于大学中文系的东北汉子,当过省文联主席,出过十来本诗集。他豪爽侠义,属于“不事王侯,高尚其事”的气质。年龄虽已不轻,手法却很现代。他的摄影十分考究外部的视觉,他的诗歌则能挖到事物的深层。为人至刚至柔,作品至外至内。不可多得!

上一篇:欲望的挽歌

下一篇:复原:词语与碎片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