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敦煌诗刊 > 文章 当前位置: 敦煌诗刊 > 文章

葡萄藤此时应该轻了等

时间:2021-01-1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于贵锋

她走出户外,眯缝着眼

阳光裹住

推车中的婴儿

还是充满了危险:流失的

血,钙

在秋风中回归的速度异常缓慢

摸了摸胸口

一股奶水

从鼓胀的乳房流出——

她正弯腰

去拿一大串

充盈的、透明的葡萄

熄灭三个月的火,雨帘放下——

我的心

它熟练地插入泥土

试墒

半截蚯蚓逃走了

半截蚯蚓去送信

也许不用等到老了又一场雨

会寄来疼痛和凉爽

是,不是

然后是,一个坐在阳光中等待融化

的人。

他的身体里有太多的杂质,灰尘,冷。

他的眼睛,缓慢凹陷,模糊的小冰块。

但存在的仍然是杂质,仍然是

没有流走的灰尘,——仿佛一个人

消失了

丢下了生命里多余的树枝,石头,错误 以及杂乱无章的生活的骨架和影子

这不是童年用雪堆起来的,坐在院

子里的记忆

这不是我的,半生的忧郁。

回答

自溺者带走了一口。

野草高过了另一口。

这就回答了深浅,生死。

还有一口

吊上来

一桶桶破碎的眼睛

夜空

瞥一眼,灰尘就点燃它覆盖的肉体

那迷恋他混乱气味的女人

一座阴冷的仓库,杂物零散,虚空。

三过门前而不入,他醉心于

那些遥远的事情,一边行走

一边偷偷地寻觅着翅膀。

“有一天他会飞走的,他会撇下

这个世界。一个内心羞愧的

胆小鬼,他将获得空前的自由。

他毁了我。

他多么邋遢啊,仿佛捆住了手脚。”

她看着他犹豫的背影,担心他

下一次将没有借口,将失去一个男人

的尊严,虚伪,自信,绝望,高贵

那个卑琐的男人,他柔软地

像一枚钉子那样离开

像夜空出现在她的身体里

她空无地喊叫着,没有说出爱

骨位

夜晚是骨头的碎片。他摸到其中

一块

一次漫长的手术就开始了。

几乎在固定的时间和地点,他按部

就班地

进入一个人的身体,寻找骨位。

有时,像两个相爱的人,一块骨头

吻合另一块骨头,但陌生

常常让他听到喊叫声

他一次次接续,一次次打断,以培养

自己良好的听觉,和手感。黑暗中

蚂蚁排着队,摩擦触须,翅膀还有

那些疼痛的灰尘,抽搐着起伏

姿势像茫茫海水

这只关在笼子里的老鼠

像一只猫那样,他因为熟悉它的骨头

而熟悉它内心的洞穴,从邻居处偷

来的

粮食,灯光,阴影,多子女的幸福

贫穷

他熟悉它的牙齿,那些隔夜的口臭

散入每一个早晨,诸如此类

他积累了许多临床经验,但他的病人

继续躺在雪白的医院

上一篇:复原:词语与碎片

下一篇:我未听见昌耀咳嗽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