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晚报文萃·开心版 > 文章 当前位置: 晚报文萃·开心版 > 文章

天价索赔与一个女生的10月牢狱

时间:2021-01-1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张玲玲

被羁押10个月后,大学女生黄静被无罪释放。国家赔偿似乎无法化解她心中的愤怒,也无法解释她这段痛苦遭遇背后的真实原因

“我恨华硕!”尽管走出看守所快两年了,黄静仍然无法摆脱那段噩梦般的岁月对她身心的纠缠。

2006年3月7日,因为“涉嫌向华硕电脑公司敲诈勒索500万美元”,首都师范大学华侨学院大三学生黄静被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局刑事拘留,随后被送到海淀区看守所关押。接下来,她在那里度过了不堪回首的10个月。

经过两年多的交涉,2008年11月27日,黄静拿到了海淀检察院出具的“刑事赔偿决定书”,共获赔偿金29197.14元。对于决定本身,黄静表示高兴,因为司法机关给了自己一个公正的评判,至于和华硕之间的交涉,她表示接下来会走法律诉讼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抓捕

2006年2月9日,黄静在中关村买了一台华硕V6800V笔记本电脑。当天下午,她就发现电脑老是死机,还开不了机。黄静马上把电脑带回经销商北京新人伟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寻求帮助,一名销售代表帮她把电脑送到了华硕北京服务中心检测。

2月10日上午,黄静前往华硕北京服务中心取机,接待她的工程师说,电脑没有硬件故障,只需要安装—下软件就行了。但2月10日下午,电脑故障再次发生。困惑的黄静又去了华硕北京服务中心。这次工程师对电脑进行了3个小时的检测,还是告诉她这部机器没什么硬件故障,重新安装完系统软件就没事了。

服务中心还给黄静开具了《华硕皇家俱乐部服务记录单》。在这张服务单上,对故障现象的描述如下:不加电,只检测出报告。检修说明:Reset,重做系统,上午又升级2.0GCPU为2.13GCPU。至于更换CPU的原因,工程师给黄静的解释是,因为客户等待时间超过两小时,所以免费升级CPU作为补偿。

但是到了2月11日,黄静发现自己的电脑在CPU升级后故障还是没有解决。这天是星期六,她担心服务中心不上班,就找来了母亲在北京的朋友周成宇帮忙看看。这一看出了大问题。周在用软件检测电脑硬件的过程中,发现这台电脑中的CPU,竟然是被英特尔明令禁止用于最终用户产品的工程样品处理器。

2006年2月14日上午,在北京市长济律师事务所律师舒梅和周成宇的陪同下,黄静携带摄像机去了华硕北京产品服务中心,当天下午黄静和周成宇见到了华硕中国业务群品牌总监郑威。

周成宇和黄静将与华硕交涉的过程进行了录音和录像。“成宇哥说要保留证据。”黄静这样解释他们当时的行为。但也有人认为,周之所以这样做,是为早有预谋的敲诈埋下伏笔。

在周成字提供的音频中,一个女声承认“这个是我们的问题,我们也都很肯定这个的确是华硕的错。也代表华硕公司向你们道歉。当然我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得那么大。按照我们的流程,这个CPU是一个备用,是我们暂时借给你们使用的一个备用制品”。而在2月15日的音频中,被周成宇称为“华硕公司中国业务群总经理许佑威”的男声则做出了这样的解释:“按照我们的流程,这个不是我们借给她备用的,是新人(代理商)借给她备用的。”

因为觉得许的说法“不负责任”,2月15日,黄静提出了要求华硕公司按照其年营业额的0.05%进行惩罚性赔偿,数额为500万美元,这笔钱将成立中国反消费欺诈基金会。尽管周成宇称“这个钱是由华硕公司自己出资,自己管理。”但还是有许多人认为,正是这个当年被许多媒体称为“天价索赔”的500万,为黄静惹来了牢狱之灾。黄静说“500万美元的数额是跟舒梅律师还有成宇哥一起商量的”。

“中国的法律并没有去禁止索赔高价。难道要钱要得多就是道德败坏吗?黄静就算是自己想要这个钱,何错之有?何罪之有?”周成宇激动地表示。

周成字说,也是2006年2月15日,许佑威要求对黄静的电脑进行再次检查。之后24小时会给出答复。

2月16日上午,在双方约定的北京市公证处,华硕公司的两名代表在进行了反复检测后,确定黄静的电脑被更换的确实是工程样品处理器。

2月17日下午,许佑威承诺的24小时到期,黄静和周成宇把掌握的材料提供给了英特尔(中国)有限公司。

2月18日下午,华硕与黄静联系,要求继续和解谈判。周成宇依然提出索赔500万美元的和解方案。参与谈判的华硕法律顾问邱宝昌提出需要10天时间进行调查,调查清楚后才能处理。

2月28日,10天期限已到。黄静没有收到华硕任何答复。她和周成宇打电话给郑威,但无人接听。

3月6日,华硕公司接连给黄静打了14个电话,邀请其次日去公司继续谈判。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大大出乎了黄静和周成字的预料。

“3月6号晚上,郑威给黄静打电话。说明天你一个人来,不要带别人,把电脑一起带来。第二天,黄静没有带电脑,带着我去了。我们一进华硕公司,郑威向我们出示了一个华硕董事会的决议授权。说我现在代表公司,你们不就是要500万美金吗?那我们这个事情不用再谈。当时我和黄静觉得莫明其妙,就站起来往外面走。走到电梯口,一大堆警察就把我们逮了”周成宇说。

2006年4月14日,黄静因涉嫌敲诈勒索被海淀区人民检查院批准逮捕。

周成宇

黄静事件中,周成宇是一个绕不开的关键角色。

周成宇的简历显示,1979年出生的他,1993年进人中国科技大学就读,毕业后又在清华大学取得硕士学位,还曾在IBM等几家著名企业就职。

他承认自己在2006年与黄静同时被捕,但因另外一起案件获刑两年。2008年1月份出狱后,一直在为黄静的事情忙碌。他说,“这是一场不可能赢的战争。就算把官司打完了(法院判我们胜诉),华硕的惩罚是什么?赔两万块钱。但是黄静,永远回不到原来了。这件事情不管怎么发展,到最后谁会输?还是黄静。她输了青春输了自由输了尊严。”

被彻底改变的生活

2006年12月26日,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批准黄静取保候审;2007年11月9日,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对黄静做出不起诉决定,并于2008年9月22日做出国家赔偿决定。

2008年6月5日,黄静向海淀区人民检察院申请刑事案件错案国家赔偿。6月16日,海淀区检察院发给黄静《审查刑事赔偿申请通知书》。对于这个结果黄静并不满意。“他们害得我白白坐牢,他们应该受到惩罚。”黄静说。

2008年9月18日,海淀检察院决定对黄静的赔偿申请予以确认。9月22日,检察院对黄静提出的赔偿申请立案审查,案件进入赔偿程序。

2008年11月27日,黄静拿到了海淀检察院出具的“刑事赔偿决定书”,共获赔偿金29197.14元。对于决定本身,黄静表示高兴,因为司法机关给了自己一个公正的评判,至于和华硕之间的交涉,她表示接下来会走法律诉讼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摘自《成都晚报》)

上一篇:30岁前不必在乎的事

下一篇:生命中的最佳年份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