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晚报文萃·开心版 > 文章 当前位置: 晚报文萃·开心版 > 文章

“所有女人都屈尊下嫁了”

时间:2021-01-1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她们是特殊的群体。她们嫁给了最有权势的男人,不仅是丈夫的妻子,更是丈夫的政治伴侣,—言一行,关乎国家的形象。

她们是特殊的名人,在总统或者首相身边,光环闪耀,伴随荣光,成为总统政治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左右国家命运,把握历史走向……

她们名字之外的另一个称号叫“第一夫人!”

以希拉里为荣

美国前“第一夫人”希拉里,试图缔造历史,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可奥巴马挡住了她竞走白宫的步伐。令人惊讶的是,美国《侨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奥巴马应首先感谢希拉里》的评论文章,指出奥巴马能走到今天,在—定程度上要归功于希拉里。

文章说,民主党内阻挡希拉里,实际上是助力奥巴马。前参议员达切尔、前总统候选人克里、现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都在关键时刻出面挺奥。与其说他们是全心全意支持奥巴马,不如说他们是在用尽一切力量挡住希拉里。

他们协调一致的努力自然成就了奥巴马。早在2004年克里获得提名的民主党大会上,压制希拉里的努力就开始了。大会将奥巴马列为主要发言人,只允许希拉里在介绍克林顿出场时发言。希拉里锋芒毕露的作风招致这么大的阻力,却改写了美国的历史。因为她在无意中,为少数族裔入主白宫做了开路先锋。

在“第一夫人中,希拉里那种处处张扬,时时主角的言行举止,塑造了她在政坛的强势形象。如果她能当上总统,会不会比她的丈夫克林顿有更好的政绩,不好说。但她是一个标杆性的人物。至少在“第一夫人”的阵营中,是这样。所以有人会说,米歇尔·奥巴马会不会是“希拉里第二”。

西班牙首相阿斯纳尔的妻子埃纳进入马德里议会。阿斯纳尔在听到别人把妻子跟希拉里相提并论时感到无限荣光,把妻子称做“小希拉里”。

以希拉里相标榜的还有阿根廷的“第一夫人”。人称阿根廷的“希拉里”。不过,这位“希拉里”,比真希拉里幸运。她顺利地接过了丈夫手中的权杖,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女总统。她就是阿根廷前总统基什内尔的夫人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

她律师出身,伶牙俐齿,作风凶悍。在丈夫登上总统宝座前,克里斯蒂娜已是叱咤政坛的风云人物。1989年当选圣克鲁斯省众议员,而丈夫当时仅为市长。1995年,克里斯蒂娜又以60%的选票当选为国家参议员。克里斯蒂娜聪明机智,办事雷厉风行。在圣克鲁斯省,她的部下没人敢反对她,政敌则攻击她是“女巫”。在参议院里,她是出名的“作风凶悍”的女议员,始终顽强地坚持自己的政治主张。

她最终取代丈夫,成为阿根廷历史上首位女总统。这位交出权杖的丈夫称现为总统的妻子为“倒走的希拉里”,因为她是在成为第一夫人前就成为参议员的。

“一位伟大的妻子”

提到“第一夫人中,能让人交口称赞的,埃莉诺·罗斯福应该是一个。她是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的妻子,是位一共当了4个“任期”的“第一夫人”。正是埃莉诺赋予了“第一夫人”这个词汇真正光彩照人的含义,使得“第一夫人”成了美国政治体系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此外,埃莉诺还保持了一个纪录:对丈夫的不忠容忍了29年!

埃莉诺长得并不漂亮,高高的颧骨、敦厚的鼻翼、突出的牙床,使她在历来以美貌著称的美国“第一夫人”中显得有些特殊。毋庸置疑,她的一部分吸引力在于她是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侄女,也源自她本人的聪明和与同时代女子相比少见的学识。

幼年时的埃莉诺内向、少语、腼腆而又十分忧郁,不愿与人沟通。埃莉诺15岁时,被祖母送到了位于英国伦敦附近的“阿伦斯伍德”女子高中就读,在那里,一个知识渊博、见识广泛的埃莉诺正在慢慢出现。不久后,在祖母家的一次家庭会餐中,她见到了她的未来丈夫,也是她的远房表哥罗斯福。1905年3月17日,在叔叔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的见证下,灰姑娘实现了她的梦想,嫁给了她英俊潇洒、博学多才的王子,同时也走上了美国第32任总统夫人之路,当年,埃莉诺20岁,罗斯福23岁。

两人结婚13年之后,在埃莉诺发现他的丈夫、当时的海军副部长与他的女秘书露西·默瑟的暖昧关系后,两人的夫妻关系实际上就此结束了。埃莉诺提出离婚,但罗斯福不同意,因为在那时,离婚就等于“政治上的自杀”。打消了离婚念头的埃莉诺选择了隐忍退让,直至丈夫拉着情人的手去世,埃莉诺也没有在外人面前流露出怨言。

有人说:“所有女人都屈尊下嫁了口”她可能就是其中的一个。

最性感的卡拉·布吕尼

法国总统萨科齐就任仅5个月,“第一夫人”塞西莉亚就不干了,离婚去追求自己生活的新格局。“第一夫人”的角色迅速被名模布吕尼填补。

卡拉·布吕尼当年从超级名模成功转行,当上了流行歌手,现在又嫁给了法国总统萨科齐,当上美丽的“第一夫人”,成为全世界目光的焦点。虽然已经年届四十,却依旧散发出二十年华的迷人风采。

从流行歌手摇身一变,成为总统夫人,简直就像一则灰姑娘的故事,但卡拉·布吕尼的出身不差。她出身名门,母亲是位钢琴家,父亲是社交界名人。

在卡拉还是模特儿的时候,可能当时还没有体会到男性的魅力来自于“权力”的道理,所以她陆续跟时尚男传出绯闻。影星凯文·科斯特纳、地产大亨川普、吉他之神艾利克·克拉普顿都曾跟卡拉的名字扯在一起。后来艾利克介绍杰格给卡拉认识,结果卡拉就跟杰格陷入热恋,从模特界消失。卡拉儿子的生父是英国知名哲学家拉斐尔·恩托文,在卡拉跟拉斐尔交往前,其实她早就跟拉斐尔的父亲交往过一阵子了,后来因为认识了拉斐尔,才跟他的父亲分手。

卡拉的私生活如此混乱,有人认为跟她的出身有密切关系。其实卡拉是其母亲在32岁时,跟一位当时只有19岁的年轻男子所生。等到她长大以后,才知道这个秘密,心中曾一度无法释怀。

她的每一步,都是惊人之举。她19岁时从巴黎大学退学,面临人生的低潮,但这颗耀眼的宝石却被Guess创意总监相中,让她登上国际时尚伸展台,凭着她优雅的身段与姣好的外形,短时间内便一跃成为年薪超过750万美元的超级名模。

能够如此活跃于时尚界。快速地建立起自己不可取代的地位,卡拉靠的绝不只是漂亮的外貌。她从小饱读诗书,并深受音乐的熏陶,使她很自然地散发出无与伦比的超凡气质。她的内在才华在转战歌手后更加显露。2002年卡拉推出个人首张自弹自唱法语创作专辑,当乐界还在讨论名模跨行唱歌是否只是个噱头之时,惊人的全球销售量以及好评,开创了名模跨行出唱片“叫好又叫座”的稀有成功案例。

布吕尼高贵典雅的气质和举止,获得外界一致赞叹。不过,这位法国“第一夫人”早年拍摄的裸体艺术照片竟成为拍卖行的抢手货,以

9万美元的高价落人一名据说来自中国的买家之手。

应该说,“第二夫人”的身上,也是打上时代印痕的。埃莉诺·罗斯福与布吕尼绝对不是一个时代的产物。但毫无疑问,她们却是“第一夫人”中很抢眼的两道风景线。

身在高处的“怨妇”

“第一夫人”站在高处,为人景仰。但她们是人,也有常人的喜怒哀乐。与常人不同的是,她们有着“高处不胜寒”的痛苦和酸楚,更特别,有时也更沉重。

俄罗斯前“第一夫人”柳德米拉·普京曾接受该国三大报纸联合采访,在幸福地大谈两个女儿如何乖巧听话的同时,也向记者大吐“苦水”。原来,普京当总统时,工作非常之多,每天很晚才能回家。如果想和他说几句话,不得不熬上大半夜。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劳拉·布什在一次白宫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一反往日温和恭顺、贤妻良母的形象,将老公小布什狠狠地“数落”了一番。她说:“一到晚上9点,这位充满活力的先生就早早上床睡觉,而我只能独自收看《绝望的家庭主妇》电视节目。女士们,先生们,我就是一个绝望的家庭主妇!”无奈之下,劳拉只好“劝诫”小布什:“乔治,如果你真的想结束世界上的暴政。恐怕就应该睡得再晚—点儿了。”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自1980年步入婚姻殿堂,二十几个春秋里,居然没给夫人送过花。对此,布莱尔夫人切丽在一次采访中抱怨不已,说:布莱尔不在那种送花人之列。不过,这位“怨妇”放出话来:“如果他敢红杏出墙,我就杀了他。”发狠之后,还有一番非常感伤的话。2002年,英国首相夫人切丽陷入买房丑闻时对公众表白心迹说:“我有一份感兴趣的工作,有一个美好的家庭,但是我不是一个女超人。我的日常生活的现实是:我手里同时抛着好多个球——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首相出访国内外的陪同人员、一名律师、一名慈善工作者。有时,一些球难免会掉下来。”

时尚的弄潮人

“第一夫人”是“国母”形象,但无论属于精明能干型,还是家庭妇女型,走在时尚前沿,可以说是大多数“第一夫人的共同追求。由于她们的影响,往往使这种时尚蔚然成风。

美国第30位总统柯立芝的夫人格雷斯·柯立芝,热爱徒步旅行和游泳。在历史学家卡尔·安东尼眼里,她就是“美国女性运动装的第一代言人”。20世纪20年代掀起了妇女体育运动的热潮,媒体的照片曾记录下她在家庭度假地全身登山装的照片。她的运动着装风格备受法国时尚界推崇。

与格雷斯·柯立芝相比,克利夫兰夫人弗朗西丝在着装方面的天分,也一点不逊于前者。

美国第22任和第24任总统克利夫兰是美国历届总统中唯一一名在白宫中恋爱和结婚的总统。1886年6月,克利夫兰把比自己整整小36岁的弗朗西丝迎娶进白宫。当时只有22岁的弗朗西丝从而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第一夫人”。

弗朗西丝的到来,引发了一股对于时装的狂热。由于新闻界对第一夫人不遗余力地吹捧,当时许多美国妇女开始纷纷效仿弗朗西丝的超短发型。历史学家安东尼说:“人们总是说杰奎琳是美国王妃,其实弗朗西丝才是。”

如果再继续向上追溯,19世纪初,第4位总统詹姆斯·麦迪逊的妻子多莉·麦迪逊进入人们的视野。多莉经常到欧洲旅行,爱上了欧洲的古典资本主义品位,回到美国后,她以身作则让欧洲妇女爱用的头巾成为美国妇女的新宠。

她有5000条裙子

在某些国家,“第一夫人”这个身份成了她们很大的负担。因多种原因,有的离了婚,有的自杀,有的被谋杀,有的成了逃犯,等等。

至于菲律宾前第一夫人伊梅尔达的追求奢华。却让世人叹为观止:她有3000多双名牌鞋,5000条裙子,珠宝以百公斤计。这位“第一夫人”的有些举措令人惊讶不已,又匪夷所思。

这位被人称为“花蝴蝶”的人,一天得换7次裙子。她说: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第一夫人的角色很难:她需要成为所有女人的表率——既要聪明美丽,又要富裕慷慨。当然,也可以过得很穷苦——但是有谁需要这样的第一夫人呢?别人指责我说,哎哟,她的衣橱中挂着5000件裙子。但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我一天得换7次裙子,有时候甚至10次。上午与总理共进早餐,中午招待各国大使,然后与国王进午餐,晚上参加为学者们举办的鸡尾酒会。我的照片会见诸各大报纸,如果不换装,国王就会责备我:为什么我同他会面和会见总理时穿着同样的裙子?革命(1986年2月爆发人民革命,总统马科斯下台)之后,我的那些裙子都被收缴了,只剩下了100件。

一次购物,她就花去500万美元。她说:我买了一些名画,我非常喜欢这些画……这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区区小事。这是我丈夫的钱。如果有人因此妒忌我,她也可以效仿我。像我一样呀。

据说,马科斯曾名列世界银行公布的全球“贪腐官员榜”第二位,他的财富大部分由妻子伊梅尔达掌管。所以这位菲律宾的前“第一夫人”有的是钱和财大气粗的话。

(摘自《扬子晚报》)

上一篇:领导者的八大软肋

下一篇:王秋杨一个女人的珠穆朗玛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