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晚报文萃·开心版 > 文章 当前位置: 晚报文萃·开心版 > 文章

张北北的情书事件

时间:2021-01-1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A、我们理大的校花名日苏小小,此美女是九成理大男学子的梦中情。

本来这朵校花和我的情感世界没有多大联系,可那次舞会,她竟然连续约我跳了三支曲子,生生把我捧成了那晚的王子我的死党张北北在舞会结束后阴阳怪气地问我和校花跳舞有什么感觉,我照实回答感觉好极了。

张北北嘿嘿地冷笑说:“感觉好有什么用啊,人家可是校花,就像水中花,只能欣赏不能摘取啊。”我叹了口气说:“可我在那一瞬间已经爱上她了。”张北北愣了愣,然后若无其事地说:“那你就去追呗。”

追苏小小谈何容易啊?刚开学那阵,计算机系那个四眼王子为了博得苏小小的芳心,曾经在网上熬了N个通宵,为苏小小量身打造了N个动画,并把自己对苏美女的仰慕之心写成帖子发表在学校论坛上,引起了无数MM的掌声和羡慕。苏美女只是轻轻地笑,然后赠其两个字:“幼稚。”

而学生会主席王大庆同学为了赢得美人芳心,曾经抱着吉他在苏小小宿舍楼下连续唱了一个星期情歌,据说感动得满楼女生哭着喊着要求苏小小成全痴情歌手王大官人。苏小小在群众的强烈要求下款款下楼,伸出纤纤玉手,“给,你歌唱得不错,要是去酒楼或歌厅献艺,拿的肯定比现在多。”王大主席当场晕倒在地,因为苏小小指尖夹着一张十元钞票。

理工大学两大风云男子使尽浪漫本事都没搞定苏小小,我要是去了岂不是徒增笑料?

B、愁愁愁啊,可又岂是一个愁字了得?

我的病情发展到只要一听到苏小小的名字就两眼放光全身发抖,用张北北的话来形容就像一只饿急了的猫看见一条肥鱼。

最后,张北北实在不忍心我继续遭受折磨,提议让我用情书轰炸苏小小,她解释说:“情书是大多数女孩都能接受的求爱方式。退一步来讲就算你失败了也不会太丢人。”

可我写情书的水平实在太糟糕。高三的时候,我喜欢上了学校广播室的女播音苗花花同学。为了品尝初恋的青果,我熬了一个通宵翻阅了数本《情书大全》之类的辅导书,在黎明时分终于写好了一封情书。可苗花花同学看了后,递给忐忑不安的我一张纸条,上书一行蝇头小楷:“只提两点意见,第一、注意错别字;第二、注意病句和比喻,把美女比成牵牛花是很牵强的。”

就我这水平能用情书打动苏小小?做梦都嫌丢人啊。

幸好张北北文笔不错,不如就让她帮我写。我以跳楼上吊等来威胁,张北北终于就范,但是她也有条件,就是要我以后每天都帮她洗饭盒。这点要求我当然是欣然同意。

C、那晚我做梦都是笑的。梦里一个美女在我的情书海洋中拼命游啊游,最终举手投降。哈哈。

张北北果真神速,第二天上课前便将一封情书交给了我。我看后佩服万分:“果真是奇才。通篇情书只能用‘感人泪下‘荡气回肠来形容。”北北笑笑,“那就祝你信到成功啦。”

原原本本照单全抄后,我把那载着希望的情书交给了张北北,由她投送给苏小小。在等待的那晚,我是亢奋超常的,整个寝室的人在我的歌声中挨过了一整宿。

第二天一大早,当我路过布告栏时,看见一大堆人在那指指点点。我想,肯定是上头又发什么通告了。我这人爱凑热闹,所以也凑过去看。没想到一看吓我一跳,我写给苏小小的那封情书赫然贴在布告栏最醒目的位置。这苏小小也太过分了!

我惨叫一声:“羞煞我也!”然后翻着白眼倒地。过了良久我才清醒,眼前映入一张关切的脸,是张北北。她着急地问:“你没事吧?小蔷。”我摇了摇头:“以后要我怎么做人啊?不如了断了干净。”

张北北说:“你真没出息!算我看错了你,男子汉大豆腐,受点油煎水煮算什么呀?不就掉点皮子嘛。”我问她:“那我还继续?”张北北低着头,沉思了一会说:“继续吧,继续吧。我想你一定会打动她的。”

D、情书轰炸继续。

第二天,苏小小没有将情书贴在布告栏上。中午我开心地请张北北在食堂吃了一顿,然后很是愉悦地帮她去洗碗筷。

张北北一边看我洗碗一边说:“其实你这人挺不错的,苏小小真有福气。”我说那是那是。张北北看了我一眼,低头不再做声。

过了几天,张北北熬不住了,“不干了不干了,写得我都肉麻死了,能不能不写了?”

我是这样回答的:“张北北同学,做人要厚道,也就是说做人要讲信誉。答应了别人的事一定要做到底。”张北北垂头丧气地被我撵回去继续写情书,

两天后张北北又说:“小蔷呀,你看我都轰炸十一封了,那边还是没动静,估计她对你没那意思。”

我不理会,“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要努力!”张北北狠狠地瞪着我:“王小蔷你撞邪了,你都快成整个理大的第三个‘苏小小系列笑话了”我气定神闲地回答:“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张北北同学。”

张北北扭头就走:“我不管啦,就不帮你写啦,你爱怎么怎么去。”

我微笑地看着她气冲冲地走远,自言自语地说:“你懂什么?这是战术。”

E、张北北第二天早自习没有来教室,听和她一个寝室的女生说她生病了。那个女生说:“王小蔷,张北北发烧啦。你们平时好得像一个人似的,还不赶紧去看看?”我嘿嘿一笑:“简单,我能让她退烧。”

下了早自习,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胶水跑到教学楼下的布告栏前,然后甩开膀子将一张用粉红色水彩笔写好的情书贴在了上面。早有好事者大声嚷嚷:“王小蔷贴情书啦,快来看呀!”

情书是这样写的:

你知道吗?其实从入学第一天我便喜欢上了你,所以我接近你,讨你的欢心,只要你喜欢的,我便尽量去满足你。我以为你会看出我的情感,我以为谈恋爱前应该先做朋友,可我错了。友谊越牢固便越无法升华为爱情,我该怎么办?

许多次我都想对你说那三个字,但在面对你的时候,我却没勇气开口,我害怕你只想固守友谊,害怕你对我只有朋友般的友情。思量再三,我决定用对另一个女孩的“爱”来试探你。感谢上帝,我从你的言行和眸子里读出了我期待以久的东西。现在我决定对你说出那三个在心间酝酿三年的字:我爱你!张北北。

“其实我也爱你。”北北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背后,她轻细柔弱的声音瞬间盖过了所有的嘈杂。我转过身,狠狠地抱着她。在掌声和欢呼声中,北北调皮地说:“你知道吗?其实第一封情书是我贴的,”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还知道那10封情书你都没有给苏小小。”

北北吃惊地看着我问:“你怎么知道?”我嘿嘿地笑:“因为苏小小是我表妹。”

上一篇:冰上情义

下一篇:别让你的技巧胜过品德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